中公教育深陷“退费门”



中公教育深陷“退费门”



  表面上在资本市场顺风顺水中公教育,实则已经陷入了用户的笔诛墨伐。

  难以完成的退费难题 层次不齐的教学质量

  “中公教育退费吃相真的不要太难看!推诿扯皮!想衷心的问一句顾问老师,退费的钱是从你们兜里出吗?左拦右拦的,还是利息分给你们一半?希望未来你们可以对待退费学员可以像推销课程一样积极”、“中公教育退费真是垃圾,5.13号提交的资料,退费现在还没下来”。

  本月,有不少用户在微博中反映中公教育存在着“不退费”、“退费难”的情况。在一个名为 #中公退费难# 的话题中,有不少用户称遭遇到了“中公教育”退费难的问题,且无处维权,只能漫无目的地等待。截止发稿时,该话题已有1213条讨论、395.8万阅读。

  上述数据恐只是中公教育投诉中的冰山一角,和讯科技发现,在黑猫投诉、聚投诉平台上,同样有大量用户投诉中公教育存在类似问题。



中公教育深陷“退费门”



  7月6日,用户金女士投诉称,自在中公教育报名缴费26800元以来,在没有上过几次课、参与选班的情况下,要求按课时退费但却遭到了拒绝,协议为单方面乙方责任,金女士认为其属于霸王条款。

  7月5日,用户黎女士反映,在缴费15500元报名面试协议班时,中公教育承诺如果我笔试没有过则全额退,但是7月2号笔试名单公示后中公教育立即停止了相关课程。在此情况下,中公教育没有说明退费操作,退费也没有任何进展。



中公教育深陷“退费门”



  截至发稿前,关于中公教育的投诉已有近1700条,上文中提到的“不退费”、“退费难”、“霸王条款”为重灾区,“教学质量堪忧”、“电话骚扰”等情况也时有出现。

  业内评论人士表示:“师资和教学质量跟不上是退费的核心原因。目前,中公教育以“协议班”为主,且培训人次基数极大,因此对师资的需求十分旺盛。然而公务员考试培训师资不足已是公认的行业性难题,这会导致教师水平层次不齐,从而直接影响教学质量。且特殊时期的线上授课也会使教学效果大打折扣”。

  上月,蓝鲸教育曾报道称,中公教育的“0元入学”还疑似存在着诱导学员申请有息贷款、公司通过引流的方式获得分成的情况。

  教育背后的理财生意 不可思议的巨额分红

  据了解,上述投诉中提到的“协议班”往往采取预付费的模式,这在教育行业当中较为常见。而此模式也能够使机构拥有充足的资金流,用于课程的研发和迭代,学员也能从中受益,形成良好的增长循环。

  但实际上,预付的学费常常被用于资本运作,中公教育同样如此。据中公教育2020年Q1财报显示,中公教育的营收模式除了基础的培训收益以外,还通过券商、银行等机构进行短期投资理财,报告期内实现相关收益高达4900余万元。

  结合往年财报数据,或许不难看出中公教育深陷“退款门”的原因。2018年,中公教育营收为62亿元,但在这之下,投资支付高达171亿元,并从中获得投资收益1.1亿元;2019年,中公教育营收91.76亿元,投资支出飙升至271亿元,从中收益2.59亿元。

  2020年Q1,在疫情影响,线下培训无法开课的情况下,中公教育仍然实现了营收同比微降6.22%,净利润同比增长9.52%。对于利润的增长,中公教育解释称,公司投资收益4911.87万元,同比增长52.47%。投资收益竟然占据了净利润的42%。

  2019年2月,李永新成功带领中公教育登陆深交所。但仅过了一年,李永新就迫不及待地想要摘下“胜利的果实”。

  公开资料显示,2018及2019 年度,中公教育现金分红金额分别为14.19亿元、14.80亿元,占当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的123%、82%,占当期末可供分配利润的99%、97%。

  有分析认为,分红大部分落入实控人李永新口袋,三名大股东分走11亿,近似清仓式分红相当于中公教育要把借壳上市后赚的钱近乎全部分掉,不留“余粮”。



中公教育深陷“退费门”



  深交所向中公教育下发的问询函显示,要求中公教育说明确定该现金分红方案的理由、方案是否将造成公司流动资金短缺、是否影响公司正常经营及资本支出。



中公教育深陷“退费门”



  问询函中提到,中公教育曾在互动易上表示,受疫情影响,公司大部分线下授课尚未恢复;年报显示,截至 2019 年末公司预收培训费 26.34 亿元。要求中公教育说明相关预收款项期后转化为收入的比例,与以往年度是否存在重大差异;说明报告期后是否存在集中退费的情形,是否对公司经营业绩、资金状况及业绩承诺达成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除了巨额分红,中公教育还存在“存贷双高”的问题。

  据中公教育2019年年报显示,中公教育2019年末的短期借款余额为28.67亿元,同比增加78.41%。但截至2019年末,公司账上货币资金余额还有27.24亿元,同比增长319.96%。

  对此,中公教育回应称:新增债务主要因协议班模式下,公司需要充足的资金以应对可能的退费;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具有较强的季节性,周期性的需要银行借款;部分短期闲置资金用于理财,有助于提高资金使用效率。新增债务融资不会显著增加公司的财务负担。

  不得不说的是,巨额分红无疑会导致中公教育的账面资金大幅减少,流动性及偿债能力面临着更大的不确定性。在手握27亿资金的情况及疫情冲击下,中公教育或许将继续在投资上下功夫,稳固增长点,但实际上,从企业经营来看,大量的投诉可能会导致中公教育在口碑上大打折扣。这一点,作为教育行业的头部玩家,作为教育行业的头部玩家,想必李永新更明白核心要义所在。

标签